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史海钩沉 正文

庐江春秋战国文化寻踪

字号: 2012-10-22 15:47 来源:庐江文史 作者:张孝周 我要评论(0)

春秋时,安徽为吴楚之交,今庐江属吴国。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文化恢宏厚重,灿烂辉煌。尤其是冶铸文化,文脉源远流长,巨大而深远。

欧冶子与冶父山

清代何迁有《宿冶父》诗曰:“长剑欲一淬,夜宿冶父山。揽衣望奇气,直在斗牛间。”这首诗就是写欧冶子铸剑冶父山的故事。冶父山历史悠久,久负盛名,载诸史册。《天下名胜志》、《濡须志》称:“距庐江城9千米有冶父山,春秋时,吴国欧冶子铸剑于此。”《辞海》里写道:“欧冶子,春秋时人,善铸剑,相传曾为越王铸五剑,称为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又与干将为楚王铸三剑,称为龙渊、泰阿、工布。”现欧峰留有铸剑池遗址。干将也是春秋时人。《吴越春秋》卷四:“干将者,吴人也,与欧冶子同师,俱能为剑。越前来,献三枚,阖闾得而宝之。以故使剑匠作为二枚,一曰干将,二曰莫邪。莫邪,干将之妻也。”明《一统志》也有这样的记载:“此山旧为冶铸之所”。登上山峰,俯视周围,“一览众山小”,大小诸峰皆居其下,为众山之尊,故曰“父”。据《庐江县志》记载,庐城东9千米峰峦叠嶂,郁积盘旋,而其中一山,壁立千仞,兀然独尊,陟其巅淮楚千里。春秋战国时铸剑之父欧冶子曾在此山铸剑,山上有铸剑池古迹,因此得名冶父山。

冶父山北依合肥,南望铜陵,西接安庆,东临巢湖。北纬30°58'~31°38',东经117°01'~117°33'。最高峰海拔376米,总面积36平方千米。

“冶父八景”之一的“龙池映月”便是当年欧冶子铸剑冶父山的见证。位于伏虎寺东北石阶路侧,周围修竹掩映。相传欧冶子在此为楚王铸剑,用龙泉淬火,后人将其改称为铸剑池。当年的铸剑池水光玉莹,清冷逼人,凛凛然如剑气浮空,故称“龙池映月”。在剑池上,明万历二十七年己亥(1599),教谕永嘉刘元辅、训导贵阳王元佐、汾水陈复华及张克用、张睿、方迅、高尚贤、毛金等醵资建铸剑亭。康熙二十五年(1886),署令知巢县、三韩杨极捐俸重修。并镌有“铸剑池”石碑。明代赵国琦,字太室,江西省南昌人,进士。明礼部仪制司主事,万历二十五年(1597)任庐江县知县。曾修建铸剑池,并为铸剑池作碑记:“晋孔章妙达象纬,茂先夜观斗牛间紫气陆离,以询孔章,谓宝剑藏豫章,遂补丰城令。果开玉函,得干将、莫邪,镡锷璀璨,精光烛天。乃知宝剑待人而识,神物待人而发。余宰潜川,游冶父观铸剑池,忆昔楚王使风胡子之吴,聘欧冶凿茨山之穴,取五金之英,炉锤成剑。楚执太阿,以麾晋郑,三军披靡。越王允常,亦聘欧冶作巨阙、纯钧。赤堇之山陂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光如列宿之芒,锋含秋水之霜、大地之精,悉出伎巧。千载而下,目真目说剑,犹觉宝气在天,神物在泉,能不表而志之云?” 并有《铸剑池》诗:“天炉积翠发金光,巨阙纯钧献越王。秋水虹霓含宝气,紫霄镡锷带青霜。通犀出匣飞云景,虎啸龙吟肃上方。万里折冲辉列宿,壮心犹傍斗牛旁。”历代骚人墨客游此山为铸剑池留下不少诗篇。清康熙时曾任浙江孝丰、嘉兴知县的庐江人李元贞有《剑池》诗:“何年欧冶炼金处,此地犹留铸剑池。雷电半山愁鬼魅,风云千载走龙螭。寒凌碧汉横霜气,清浴晴岚澈水涯。且喜太平兵甲静,宝光宵逐斗牛移。”1985年冶父山恢复建设,又重修铸剑亭和铸剑池,按古代的原样原貌修建。铸剑池四周围以石栏,池中建有石■驮石碑石雕,活灵活现。铸剑池的南岸建有一座古朴典雅的铸剑亭,紧连着铸剑池。铸剑亭全石料修成,面积12平方米。亭形状呈六边形,石顶石梁石柱石瓦。六根石柱竖起亭顶,石柱高5米,亭顶飞角翘檐。亭中有石圆桌,六边有石凳,六边石拉枋上雕刻着龙凤呈祥图案。

位于铸剑池旁有两株朴树,一株在池口东,一株在池口西,树高约10米左右,两两对应,一样粗细,弯曲的弧形一般无二,仿佛是一对年青的伴侣厮守在铸剑池边,相拥相抱,切切私语,含情脉脉。这象征当年干将与莫邪铸剑冶父山的深情厚谊。笔者有诗赞曰:“干将莫邪铸龙泉,一对鸳鸯落池边。化作两株情侣树,栉风沐雨数百年。”

众所周知,欧冶子所铸之剑,能斩钢断石,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可谓是神剑。铸剑池西北20米石阶路左侧有两巨石相合,如双掌合一,十指向空,称“合掌石”,后来又称“试剑石”。说起这试剑石的来历,确还流传着一段扑朔迷离的《周瑜小乔喜得七星剑》神奇故事: 

一天,周瑜邀请小乔一道前去江淮名胜冶父山游玩。二人漫步在冶父山中,正走着,突然看见有两条近三尺长的小金蛇在面前游动,好像为他们引路一样。周瑜和小乔觉得好生奇怪,心想:“这小金蛇如果咬了行人怎么办?我们何不把它抓住!”于是,二人加快了脚步,飞也似的向小金蛇赶去。说也奇怪,他们脚步快,小金蛇也游得快,他们跑得慢,小金蛇也游得慢,始终相距一箭之路,就是抓不着。周瑜和小乔追着,追着,追到铸剑池边了,眼看就要抓着了。突然,小金蛇双双飞身跃起,向一块大岩石上撞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大岩石上被撞出了两个小洞,那两条小金蛇分别向两个小洞中钻去。钻着,钻着,小金蛇的尾巴尚有五寸长在外面,周瑜和小乔正好赶到了,急忙伸手抓住了尾巴,使劲向外拔。谁知蛇有拔山之力,无论他们怎么使力,小金蛇就像长在石洞里一样。周瑜和小乔使出了全身力气向外拔,突然,大岩石裂开了,小金蛇不见了,周瑜和小乔各拔出了一柄宝剑。宝剑虽经风雨,却丝毫无损。剑身银光灿烂,寒气森森。原来此剑乃是当年干将与莫邪刺进大岩石中的雌雄龙泉剑。周瑜、小乔执剑在手,左看右看,赞赏不已:“真是两柄稀世珍宝啊!可见当年干将和莫邪为铸这两柄利剑,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汗水啊!”于是,周瑜和小乔舒动筋骨,拔剑起舞。一时间只见青光四射,惊动树头飞鸟离窠,池中鱼龙跳跃,山上猿猴啼啸,剑气直冲银河……这时候,天宫里的七位仙女住的琼楼微微震荡。于是,七位仙女步出天庭,来到银河边上,撩开天幕,定睛一看,才知是周瑜与小乔在冶父山上舞剑。七位仙女得知周瑜和小乔得到了稀世宝剑,心中也为之欢喜,于是驾起祥云来到人间。小乔发现七朵祥云从空中冉冉降下,急忙告诉周瑜。周瑜收住身架,抬头一看,见是七位仙女足踏祥云,笑盈盈地向他们迎面飘来。不一会儿,仙女们就落在冶父山上。周瑜和小乔连忙整理衣冠,迎上前去。相见礼毕,众仙女要过剑来,仔细观看,莫不叹服。周瑜谦恭地说:“众位仙家,此剑是干将、莫邪之物,今日偶然为我二人所得,还望众位仙家多多赐教。”众仙女敬佩周瑜和小乔坚韧不拔的精神,各自摘下头上的夜光宝珠,朝山麓掷去,顿时山麓下现出七泓清泉,其状酷似天上的北斗。七仙大姐指着七泓清泉说:“请取七泉之水和童男童女之血,配合为一,用于磨砺,定能磨砺出更好的剑来。”说毕,叫过六位妹妹,一同与周瑜、小乔告别,又向天空飞去。周瑜、小乔送别了七位仙女,马上取来七泉之水,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入七泉水中,悉心经意地磨砺宝剑。越磨,越感到凉气袭人。周瑜、小乔将剑稍稍一试,开金石不倒锋,卷曲不变折,伸屈自如,刚柔并寓。二人喜出望外。为了感谢七位仙女,便把描下的北斗七星镂在剑身上作为标记,从此,“雌雄龙泉剑”便改称为“雌雄七星剑”。

为试剑的硬度和锋利,周瑜和小乔挥动宝剑,向岩石上劈去,果然剑过石开,剑锋秋毫无损。周瑜又挥动宝剑,“刷,刷,刷”在石上刻下了“试剑石”三个大字,大字入石三分,清晰刚劲有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至今遗迹尚在。周瑜把从师傅那里学来的混元剑法传授给小乔。二人当场就练起剑来,你来我往,剑气浮空,招招式式,寒光闪烁,双剑合璧,所向披靡。练了一会,收住剑,来到欧冶殿,参拜欧冶子和干将、莫邪石像。周瑜和小乔满怀着喜悦的心情,踏着晚霞,走下了冶父山。周瑜和小乔得到雌雄七星剑以后,辅佐孙策、孙权开拓江东,火烧赤壁,建立了东吴伟业。周瑜和小乔死后,雌雄七星剑伴着他们一同葬入坟墓。清代何均尔有《合掌石》诗:“不洒杨枝滴露团,插天双袖没云端。年年常向空王礼,耐尽西风十指寒。”

当年欧冶子铸剑所在的山峰称欧峰,是冶父山三大主峰之一,峰高入云。站在实际禅寺前仰首眺望,山峰突兀,秀如削成,悬岩怪石,甚为壮观。雨后转晴,青山如黛,白云环绕,犹入仙境,每逢春至,兰蕙桃李,马缨杜鹃开满林壑,灿若云锦;秋末冬至,黄菊芬芳,香飘四溢,令人赏心悦目。古往今来多少诗人墨客登临欧峰,极目远眺,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诗情画意油然而生。清代张熊有《登欧峰绝顶》诗:“高旷应无极,频窥咫尺天。望中愁陟险,幽处可忘年。欲舞龙池剑,还参虎洞禅。钟声林外落,敲散夕阳烟。”清代释宏徕(松翁)有《秋登冶父绝顶》诗:“探胜穿云上翠微,湖光一望静朝晖。烟消水落平沙阔,秋老山空古木稀。扑面凉风从北起,惊心塞雁向南飞。不堪半世牢骚客,浪迹天涯尚未归。”

无量殿后自欧峰向东有一响鼓岭,其岭逶迤数里,或杖发或足踏,皆应声如鼓,“响鼓晴雷”由此得名。响鼓岭大来峰横空悬出一石,似如天外飞来,形如展翅欲飞的雄鹰,故称之为“飞鹰石。”响鼓岭下沟壑处有石壁,高逾丈,似无字碑,旁有一石,平正如座,奇巧非凡,纯属天工,非人力所为。响鼓岭两侧杉松如盖,浓郁幽深,其中有数片枫林,树干挺拔,枝叶婆娑,每当入秋之后枫叶红艳,层林尽染,故谓“冶父红枫”。

冶父山巅距铸剑池一百米左右,有一百尺崖,崖高百尺,宽数丈,石壁陡峭,正面光滑如同刀削,崖顶有危石摇摇欲坠,十分险峻,极为壮观。百尺崖四周森林茂密,每当风起,松涛阵阵,似有“午夜涛声到枕边”的意境。古人称之为“百尺松涛”。百尺崖下有泉一眼,半圆形,亦名龙湫,大如半釜,水自百尺崖根喷出,深仅1尺多。然淫雨无涨,大旱不竭。每云起即雨,试之屡验。常有小龙数百蛰其中,长三寸,黑背、丹腹、五爪,驯扰可掬。当地称之为“小龙”,小龙即蝾螈,龙鳅因此得名。明代户部郎、贵州思南府知府宛嘉祥写道:“览胜游僧舍,凭空瞰大荒。天空双眼碧,风动万花香。龙隐石湫小,云横海岱长。山川将作雨,殿阁欲生凉。竹树阴浓密,潇湘望渺茫。幽奇不易得,慎勿负流光。”诗中的“龙隐石湫小,云横海岱长”就是指此。此泉亦称化龙池,古时此处建有龙池阁,今有池无阁,龙池下直立巨石,中裂似门,故称观音门,不少香客在此敬香拜佛。明代周良德有《游冶父山》诗:“晓出城东门,寒风剪衰柳。遥访冶父山,速我平生友。霜天马骨高,石径羊肠陡。崭崭百尺崖,天斧削琼玖。举头隘乾坤,伸手扪星斗。灵湫云雾横,古鼎沉香袅。摩挲镇龙柱,苍苔蚀蝌蚪。蒲团坐■黎,谈空仍说有。奚童促归鞭,斜阳在马首。”

从欧冶子与干将、莫邪所铸的稀世宝剑可知,当年冶父山冶炼铸造技术是何等的先进。难怪宋代苏祐在《过冶父山》一诗中咏道:“寺僻缘溪入,堂空历磴游。人天分上界,佛国丽中秋。故冶藏龙虎,余光射斗牛。翻思怀剑客,凌轹楚诸侯。”诗人从描写冶父山的历史、环境、气氛和时令入手,吟咏了冶父山的冶铸文化,梳理出冶铸文化的文脉源远流长,赞美了冶铸文化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而今冶父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和AAA级旅游景区;自然保护区;安徽名山之一。千年古刹伏虎寺、无量殿、实际禅寺为省级重点寺观,曾经受到唐昭宗、宋太祖敕封;自20世纪90年代起先后出现了释妙山、释果安、释永生三尊不腐肉身和尚,确为罕见;“冶父晴岚”蔚为庐江八景之一;“冶父八景”誉满江淮;还有众多的林景、石景、泉景,胜景棋布。她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江淮大地上,成为江淮名胜,光彩夺目,闻名遐迩,成为省会合肥的后花园。

吴王光剑出土见锋芒

吴王光剑,通长54厘米,无锈,呈草绿色,有光泽。柄作椭圆柱形,且置两道箍棱。剑首于出土时掘毁。剑格较宽厚,上镶嵌绿松石花纹,绿松石已脱落。茎部较宽,中有脊,近剑格处占茎三分之一部位有大篆铭文2行16字,铭文初释为:“攻,吴王光自作用剑,余以至克肇多攻。”字数之多为已发现的吴王光剑之冠。吴王光自立为王时期为公元前514年至前469年,距今已有2500多年。此剑对研究吴文化和吴楚关系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此剑是原汤池乡边岗村农民孙传来于1973年挖渠时在离地面约1.2米的土中发现的,剑身残留有纺织物痕迹,1983年送交省博物馆,现存在国家博物馆。从吴王光剑的出土可知,春秋战国时期庐江青铜铸造文化,是何其辉煌鼎盛。

Tags:庐江 春秋战国 文化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