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庐江印象 正文

探访同大圩“圩碑”

字号: 2012-10-22 14:39 来源:庐江文史 我要评论(0)

同大圩是安徽巢湖流域最大圩口。该圩总面积118平方公里,耕地10.7万亩,外河圩堤总长89.6公里,内含子圩36口,外圩8口,还加1个洲,素有安徽粮仓之誉。作为巢湖境内最低洼的圩口,同大圩自一九三一年以来未曾破过,有“铜打圩”之称,创造了安徽范围内圩口安全度汛跨度最长纪录。该圩为何有铜打之称,笔者无意中发现该圩现存的三块圩碑,由此可见一斑。

圩碑镶嵌于同大圩圩神庙墙壁上,圩神庙坐落同大圩的子圩东湾圩。东湾圩成圩于明朝洪武年间,当时围湖垦圩,是需要皇上批准的,东湾圩就有一面朝廷准允开湖滩建圩用绸缎下的诏书,这与史书记载不谋而合。明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刚刚登上帝位,就下令大规模地开垦巢湖滩地,“令民开垦水滩荒地建圩。”“丈量升科,士民赖之,因圩在西湾之东,又若流水曲线之型,故名东湾,以志思云。”据专家介绍,这三块护堤治水碑,在全国极其罕见。虽字迹模糊,风侵雨蚀,大意仍旧可辨。三碑抄录如下——

立禁碑

历岁勤劳预筑圩堤,坚固备防水患。□□□□①不肖之徒兴锄公埂脚地,剥埂皮草,侵践不堪,亦经雨淋崩塌,故立禁止。毋许兴锄,并公埂外无脚,□□□□,各分顶头私取秧泥,伤损圩堤,况存余□备少,凡有公埂内塘外河花利梳归,小甲②埂应之,均□□□□,业③佃④巡查,概属在禁犯者,轻则受罪,重则协同追究,□□□□,立禁止为碑,晓谕。

本吊圩长:魏方本、洪朝珍、胡东曙、胡业圃、胡泽普、胡德文、胡盈泉、汪支龙

道光拾捌年二月

①:字迹难辨,以□代之。②:小甲,系过去圩内某份田管水的人,圩内管水是民间机构,与行政上的甲长无关。③:“业”即“业主”,系田的所有者,后来称地主。④:“佃”,租种业主田的佃户。

立重修碑

东湾圩西南吊①业佃重修北大斗门碑记

西赖埂以御水,犹唇齿之相依也,田借沟以引水,犹咽喉之莫塞也。我东湾圩西南吊六月,计种四百余担,公私埂堤一切沟路照例兴修,前辈在北河②创建斗门工程浩大,立有碑文,水路由此到南,计长数百丈,上半截沟西至方家湾月③直田埂,沟东至张家月直田埂,下半截沟西小甲田④半坌中留大路,路西泥沟一道,以苏家月脚横田埂为界,至于小斗门边沟,路东至左家月沟中,亦留大路,古名黄淋沟埂,路南沟与田齐,路北沟以孙张两月脚横田埂为界,孙月界沟宽阔数丈,中有小甲田一段,所以沟留两面者,以取泥筑埂,苏孙张等月只许取水不得取泥。今因代□,年湮斗门,不无敞漏,我等从而更新之,并昔所遗碑,久经风雨,字迹糊涂,仍述前言,付之手书,以云鉴于不朽之。

西南吊圩长:胡协斋、胡训敖、胡加尼、胡家柱、胡佑迎、胡加珠、胡和江

小甲:胡延盛、汪家书

光绪十七年季秋月上旬立

①:此处应为“穴”字下面一个“鸟”,深远的意思,因无法打出此字,故以同音字“吊”代之,圩民亦将其写成“吊”的。下同。②:即杭埠河,③“月”碑为“土”字边加一个“越”字,是圩区人对圩内某一小区水系田畴的俗称,下同。④:所谓“小甲田”,即圩内公田,供管水的小甲耕种,无粮无租,以为小甲报酬。

立重修碑

东湾圩西南吊业佃重修南陡门碑记

圩赖埂以迎水,犹唇齿之相依也,田借沟以疏水,犹咽喉之莫塞也。我东湾圩西南吊北月自种四百余担,公私埂堤一切沟路照例兴修,前辈在北河创建斗门,工程浩大,水路由北到南,已立有碑记。南埂向有陡门两道,下一道被宣统三年洪水涨破冲灭,上一道年久失修,敞漏不堪,一遇天雨连绵,圩内水无所出,是以我等集议,按田敛费派夫,从而复修水路,亦由南到北。故我吊内田畴,古例南北陡门使水流灌,人人皆知,今仿遵先人行之,后世不得争论矣,民以重鉴于不朽云。

圩长:胡修奇等

民国十四年五月西南吊圩长业佃人等

前一碑是东湾圩的圩禁碑,后二碑是东湾圩建斗门碑。

为了保圩,东湾圩历史上曾几度立了“立禁碑”,这些碑,就是圩令,“圩令大过军令”,成为抢险、救圩、兴修时人人遵守的法规。从现存的道光年间的《立禁碑》中推测,道光拾捌年(1838年),同大圩尚未联成,东湾圩是一个独立的圩口。碑文大意是,在圩埂上种庄稼、砍草,破坏植被,造成水土流失,在圩埂脚下的塘沟内挖秧泥动摇圩埂基础等行为,一经被地主和佃农巡查到了,必得予以惩罚。同大圩联圩始于清道光年间,是在三十六圩之外加了个“外套”,那外套如今总长已达89.6公里。有一句俗语:“同大圩不走走外套”,可见那护圩的“外套”之长。还有一句俗语,言的是挑圩的艰辛:“同大圩土方担把担”。

后两块建斗门的《立重修碑》,叙述的情况与现状吻合。治水建斗门“敛费派夫”采取的是“一圩一议”、和按田亩分摊的原则:“是以我等集议按田敛费派夫。”

东湾圩的西南吊,即有六月,可耕地二千余亩。圩原来是巢湖湖滩,地势不平,那就得用埂分“吊”,“吊”里面再因地势,分出若干个“月”来治水。不分“吊”分“月”拦截,放任自流,下雨时,水就流向低洼处,使低洼田成为泽国;天旱,高“吊”高“月”无法蓄水,作物只能望梅止渴。从碑记中可以看出,重修斗门,是由于先辈建的斗门,年久失修,“我等从而更新之”。“前辈在北河创建斗门工程浩大”,那绝非仅仅修一道斗门而已,主要原因是与此配套的与斗门相衔的吊内沟渠,“水路由此到南,计长数百丈”。打沟,就得费田。八十多岁的老支书胡益明说,所谓的前辈在北河创建斗门,据老辈人说,是在明朝永乐年间,离现在大约六百年。居民合议建北河斗门,用的条石是从巢湖姥山开凿而来,那石,取自元末俞通海在姥山南麓开掘的船塘,俞氏后人有一支后来就卜居于同大圩。西南吊胡姓占了绝大多数,还有几户杂姓,问题是沟渠主要段落必得通过杂姓田地。于是,胡家与孙张等姓协商买地。经过数轮商谈,终于谈妥,并立了协议。孙张二家不识字,胡家玩了个心眼,买通了中人,支付孙张二家一箩(锣)银子,孙张两户喜不自禁。排涝渠道修通,到了支付银两那天,胡姓将一锣银子送给孙张二户,孙张哪里买账,将胡家告到县衙。白纸黑字上写的是一锣银子,这个官司当然孙张败诉。

胡益明读过私塾,他父亲就是管水的小甲,解放前夕,父亲岁数大了,“世袭”当了几年小甲,一直当到一九五五年入社,政府在同大圩设了堤防,水利上的事由社、队管理了,他的小甲职务才自动取消。他说,他管的那月子原来也是有小甲田的,他的祖父当小甲,报酬便是小甲田的种植权,那小甲田是圩埂边缘的“脚底田”,后来,被加固堤埂,挑成了土塘。到胡益明当小甲,“脚底田”没了,报酬是抵作一担田的“工”。小甲的职责是管一个“月”的圩事,包括组织指挥排涝、挑圩、抢险,他们的标志是手提“粉板”。粉板则是派夫筹款的记工簿、分摊表。东湾圩有一句歇后语:“粉板上写字——包写包擦”,小甲依各户田亩多少,用毛笔在粉板上写上姓名、出夫数、圩费数等,完事后,拿抹布一擦,字就擦掉了。

明清时期,东湾圩的居民,实际上亦农亦渔,甚至连做田也要依赖船撑,收割时,全是水铺子,便有一句俚语:“深水田里割稻——找头一刀”。东湾圩有一则熟语更是在同大圩一带叫响:“小张圩婆娘坐在家里拉弹子”。不知此语出处的人,以为是小张圩的婆娘祟尚拉呱。实际情形是:东湾圩内的小张圩是圩口最低洼的“锅底涝”,小张圩好比是东湾圩的行蓄洪区。正常年景,小张圩只能种植一季中稻,收割完庄稼的小张圩,不久便成“洪湖水浪打浪”。男人打鱼捕飞禽,女人边织麻网,边瞅着圩内设置的“迷魂阵”,看有没有成群的野鸭进入迷魂阵内。迷魂阵是用竹竿把两面网挑成蚌壳状,有一根长约数百米的纲线,那纲线俗称“弹子”,野鸭飞进迷魂阵,坐在家里的妇女,眼疾手快,将“弹子”用力一拽,两片网便“纲举目张”地合拢到一起。

圩再坚固,破圩也是常事。同大圩至今流传一个智取赈灾银粮的故事:咸丰年间同大圩溃破,水漫金山,知县在向朝廷具报的要求赈灾的奏折中称:“同大圩,内含三十六圩加一洲……”当时正与太平军争夺天下的咸丰帝,哪里在乎一个圩口溃破,大臣启禀道,陛下,同大圩可是安徽最大圩口,三十六圩破了,自是无足轻重,只不过一洲破了,不可小觑。咸丰帝正欲御笔一批放银粮,另一大臣说,听说世界只有五洲,圩内哪来一洲之说,莫非是地方弄虚作假骗取国库银粮?咸丰帝闻之有理,便点了那位大臣作为钦差,前去同大圩察看。那个叫紫荆洲的“洲”,原来是巢湖滩上一块方圆二十亩,高出周围二米的沙渚,沙渚上杂草丛生紫荆遍地,当地居民正话反说,将其唤作“洲”。朝廷动了真格,地方慌了,要是被钦差大人发现那一洲只是弹丸之地,岂不有欺君之罪?他们千方百计阻止钦差大臣前往同大圩。地方请来一位老秀才,写了一封劝止书,书中说,同大圩本来就是水乡,地里出长虫,草棵里生蚊蝇,当下水深火热,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现在的蚊子,如鱼得水,不但多得一拳能打一个窟窿,而且既肥又大,多大呢?居民有一则顺口溜可作佐证:“紫荆洲紫荆洲,自古多草棵,今年破了圩,变成蚊子窝,蚊子赛公鹅,嘎嘎来叫唤,砍它两扁担,还能飞过河。”钦差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么多这么大的蚊子,只得作罢,赶回京城,谎称实地察看,地方禀报,全是实情。朝廷于是放了很多银粮。

东湾圩在同大圩没有联圩之前,即是庐江粮仓之一。《庐江县志》载:“明正统六年,从大学士杨士奇议,令天下义民出谷上仓,以便凶年赈济。本县开设在城一所,东西南北乡各一所,俱缭以周垣,严以扃钥,守以斗级,督以老人。”其中所述的北乡官仓就建在东湾圩,由此可见,东湾圩所在的庐江北乡临巢湖圩区,作为庐江粮仓由来已久。建官仓的目的在于:“建仓积谷,以备水旱赈贷,并给种子,丰收还官。若遇重灾,则命抚臣或遣廷臣帑通赈之。”这当然是官方的一家之言,与老百姓的感受大相径庭。当时,东湾圩经常溃破,而官仓却盆满钵满,东湾村落弟举人私塾先生胡禾馨暗中指使灾民盗窃“缭以周垣,严以扃钥,守以斗级,督以老人”的粮库,聊补无米之炊。捕快皂役将胡禾馨缉拿归案,大堂中,胡禾馨正言厉色慷慨陈词:“家住胡家湾,大门顶对白石山,书房设在迎水庵,扒粮与我胡禾馨不相干。”官府见他不具备作案时间、地点,证据不足,只好把他放了。

后来同大圩联成,年年兴修,比较坚固,财主们争相在同大圩买田建仓,最有名的要算李鸿章家族在同大圩建的两座“李府仓房”。李鸿章家族在同大圩买了近三万亩田产,是同大圩最大的业主。李家发达,购置田地,首选同大圩,还有一个原因,是由于李认为同大圩的圩田不仅肥沃且有“相”。清朝在落弟举人中“大挑”,那大挑其实就是“相面”,概括起来是八个字:“同田贯日身甲气由”,将脸型、身材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为“同”“田”,东湾圩所在的同大圩的田,四拐四方,如“同”似“田”,便于耕作。

 

 

 

上:载有圩规道光年间所立的东湾圩“立禁碑”

中:光绪年间重修东湾圩北大陡门碑

下:民国十四年重修东湾圩南陡门碑
 
 

Tags:同大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