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史海钩沉 正文

探寻历史名将周瑜未解之谜

字号: 2012-10-22 15:01 来源:《巢湖日报》 作者:汪德生 我要评论(0)

周瑜(175-210年),字公瑾。东汉末庐江郡舒县人。出生士族,精音律,文武双全,为建威中郎将,人称周郎。24岁为居巢长,后为中护军,34岁为前部大都督。建安十三年(208年)秋,由其直接指挥的“赤壁之战”,以三万精兵破曹操数十万大军,创造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典型战例,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且在教科书中一直都把这一典型战例作为军事史上不可或缺的教案。北京大学历史系孙利强教授主编、当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出版发行的《影响青少年成长的99位名人》一书中,周瑜,名列第十五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名垂古今、蜚声海内外的历史名将,在给后人留下辉煌史绩的同时,也留下诸多悬念和争议。例如:周瑜究竟死于何因?周瑜的墓葬到底在何处?周瑜籍贯哪里、究竟何方人氏?等等。近1800年来,多有专家学者研究考证,但有的至今仍还是我国历史文化中的未解之迷。现笔者将相关史志资料及现状归纳记述,以飨读者。

 一、周瑜并非被气死

 自著名历史小说《三国演义》问世,书中所载“诸葛亮三气周瑜”,气得周瑜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连叫数声而亡。于是,周瑜被诸葛亮气死的故事就世代相传,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人们心目中的周瑜,他是一个心胸狭窄,气量小,嫉妒心很强的人。 

 其实,历史中真实的周瑜,吴主孙权曾评价:“瑾有王左之资,雄烈胆略兼人,言议英发。”《三国志·吴书》载:“周瑜,器量广大”,“豁达大度,胆略兼人,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在生活中,周瑜是一个宽容大度、心胸豁达的人。《江表传》曾记述这样一个故事:东吴名将程普,是一个早年跟随吴主孙坚南征北战、屡建功勋、很有影响的老将。由于年龄大,资格老,人们都尊称“程公”。程公对后起之秀的年轻将领周瑜有些看不起,曾多次给周瑜难堪。而周瑜却以大局为重,对程普的态度“折节容下,终不与校”,并经常虚心向他请教。最终“普后自敬服而亲之。”并对他人说:“与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所以,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评价周瑜是个“性度恢廓,大率得人”的人。当代学者易中天在《品三国》中评价周瑜时说:“提起这位江东名将,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三气周瑜’的故事。可惜那是小说,不是历史。历史上的诸葛亮并不曾气过周瑜。就算气过,怕也气不死。为什么呢?因为周瑜的气量是很大的。”

 那么这样一位“雅量高致”、“文武筹略”的周瑜为何年方36岁就英年早逝?

 据名公诗文集和家传志状载:周瑜16岁时大病一场,其父母请来曾经在宫中服侍过汉恒帝的太医柳仝。柳仝替周瑜把脉后说他以前读书用脑太甚,又染过风寒,久病不治,治不除根,日积月累,病情严重。后经柳仝救治,幸免一死。当时柳仝曾给周母留下二两金黄色的药散,并郑重留言:“此病二十年后有可能再复发,只要将此药给他服下就没事了。因二十年后我已不在人世,到那时可就无人能配此药了。”后周母病故时,又将此药传留瑜妻小乔,并把太医之言叮咛再三。果其不然,赤壁之战胜利后,209年,攻打荆州一战,周瑜右肋被箭伤,尚未痊愈便又率兵进取西蜀。210年冬,周瑜终因长年征战劳累过度,箭伤和旧病同时复发,救治无效,“道于巴丘(今湖南岳阳)病卒。”,当夫人小乔听到周瑜病逝,猛地想起20年前名医柳仝留下的那包金黄色药散,后悔不已,竟哭昏过去。醒来第一句话就哭喊道:“妾误周郎!”

 作为文学作品,周瑜为什么会被编排为气死呢,我想因当考虑当时成书的外族统治环境,大凡统治者均以刘备为汉之正统,气死周瑜,就是为了更加突出刘备与诸葛亮的智计。

 一人之言误千古,当为著书者鉴。作为历史,我们还是要尊重史实的。

 二、周瑜墓葬在庐江

 周瑜死后,孙权迎丧于芜湖,“哭祭于前,命厚葬于本乡” (《三国志·吴书》)。但其墓葬何地,史无记载。直到明朝,其《一统志》有简要记述:“周瑜墓在庐江县东门外安丰乡。”然自清朝始,除庐江县外,在湖南岳阳、江西新淦和安徽的宿松、居巢、芜湖、舒城等地共有七处周瑜墓,且各地县志都有记载。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中期,曾出现一场长达10年之久的周瑜墓葬真伪之争。湖南岳阳人说:今岳阳乃古巴丘,周瑜的俸邑,他死于巴丘,当然安葬于巴丘;江西新淦人说:新淦是周瑜长期镇守之地,且今之湖南岳阳和江西新淦东汉时同名巴丘(后湖南巴丘改名巴陵),故周瑜“病卒”的“巴丘”应是今日江西新淦,所以此地周瑜墓才是真的;安徽宿松是周瑜后裔移居所在地,他们搬出《周氏宗谱》,谱序有文曰:“周本,汉南郡太守瑜之后。瑜葬宿松,即墓为祠,子孙居其旁者数十家。”因此,周瑜墓当在宿松;居巢、芜湖(东汉末为舂谷县)皆周瑜曾经为官一任之地。他们声称当年周瑜灵柩东下,孙权“自迎其丧于芜湖”,其墓葬应在沿江两岸交通便捷之处,岂可再逆江而上葬于他地?!究竟何处才是真正的周瑜墓葬呢?   

 1978年,国家文物保护局授权安徽省文物保护局组织专家组,先后多次奔赴各地,对上述各周瑜墓的真伪情况进行实地探测、考察,并查阅大量史志资料及相关连的古遗迹遗存。最后专家们从三个方面考据:

 其一,实物。庐江县周瑜墓地约五亩,兆域高约八米,有封无表,平地起坟;墓门向东,墓园绕以石刻栏杆,旁建木质六角“谈笑亭”。历史上有三次盗墓记载,亭倒石栏毁,然其墓冢一直留存至今,在周边土地仍埋有大量3×6×12寸车纹汉代大砖,这些都是其他六地所没有的;

 其二,佐证。周瑜夫人小乔墓在庐江县西门绣溪河畔真武观,坟头朝东,与城东周瑜墓遥遥向望。明人王永年诗《周公瑾墓》:“墓木如今劫火烧,今时潜水(庐江县城又名潜川)旧吴朝。凄凄两冢依城廓,一是周郎一小乔。”根据中国封建社会妇女“嫁鸡随鸡,嫁犬随犬” 的传统道德和叶落归根的丧葬习俗,小乔死后葬于夫君“本乡”, 史实相符。这是其他六地所不具备;

 其三,古籍文献。我国旧地方志分《县志》、《通志》(即省志)、《一统志》(国家志)。大凡《一统志》和《通志》均分别依据《通志》和《县志》资料,“钩稽考证,误者正之”后选辑复载,其存史价值是一级高于一级。从现存古籍文献资料中,唯有庐江县周瑜墓在明朝《一统志》和《江南通志》(时安徽尚未建省)中有记载。民国时期《庐江文献初编》(石印稿)更为详细地记载了明清及民国年间盗(修)周瑜墓的史实:明正统七年(1442),提学御史彭勖令知县黄金兰重加修茸,并立“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碑碣。清咸丰年间,墓地又遭破坏。民国31年(1942),国民党桂系驻庐部队一七六师五二六团团长覃振元掘周瑜墓,后又重新修建,筑墓成台,改园形墓为凸型墓,分3层台阶,正方体、园顶。底台阶边长10米,墓高约5米,墓四角配以四头石狮。墓正面竖立“吴名将周公瑾之墓”石碑,碑面两侧刻有对联,文曰“君臣骨肉江东水,儿女英雄皖北坟”。二层台阶竖立国民党驻军团长覃振元、江防司令孙福安、庐江县长谢殿栋三块石刻碑记。墓前两傍竖立一对高大的长方形砖柱,上书对联:“赤壁展鸿图,三十功名公已勋垂宇宙;佳城封马鬣,二千年后我来树此风声”。…… 这些史料,在其他六处“周瑜墓”所在地的地方志书里是只字也找不到的。

 专家最后认定:周瑜卒地湖南岳阳之墓、镇守之地江西新淦之墓、为官一任的居巢和芜湖以及余支(后裔)迁居的宿松圭山之墓,均为“衣冠冢”、“兵器冢”、“纪念冢”之类。至于舒城县,史志载周瑜随孙策举兵讨董卓时,在龙舒县(今舒城县)西南9公里处,筑一土城居住,直至明清年间其城垣尚存,四门可见。后人将其重新修建,并改称为周瑜城,为之纪念,实乃无墓。唯有位于庐江县的周瑜墓是真正的周瑜墓。

 庐江周瑜墓得到国家文物保护局的确认,安徽省人民政府于1989年公布庐江周瑜墓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 周瑜究竟何方人氏?                  

周瑜籍贯哪里、究竟何方人氏?一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查阅古、近代各版本史志资料,均载为:“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在明朝以前,尚无周瑜籍贯归属之说。然自清朝始,安徽境内相互毗邻的庐江、舒城两县便出现了周瑜籍属之争。虽说当时没有留下什么相互争辩的文字资料,但在现存的清康熙、雍正、光緖等版本《庐江县志》和《舒城县志》中,两县均以周瑜为本县历史人物立传入志。新中国成立后,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新版《辞海》中“周瑜”辞条注释:“周瑜(175-210),三国吴国名将。字公瑾,庐江舒县(今安徽舒城)人。”但在1982年,由南京大学历史系编写、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名人辞典》和1983年由历史学家沈起炜编著、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大事年表》中,都分别记述:“周瑜,庐江舒(今安徽庐江县)人。”而1992年,由戎毓明主编、团结出版社出版的《安徽人物大辞典》中却又记述道:“周瑜,庐江龙舒(今属舒城县,一说今属庐江县)人”。如此种种,版本各不相同。后于上世纪末,全国编修第一轮新地方志。1997年版《安徽省志·人物志》在各县志内容的基础上钩稽考证,最后记述:“周瑜(175-210),字公瑾,庐江舒(今庐江县西南)人”。

 地方志乃一方之全史,其存史价值应具有权威性。但由于历史因素及多方面影响,对《安徽省志·人物志》的这一记述至今未被认同。由合肥市政府兴建、于1999年开馆的《安徽名人馆》内,所陈列的由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和安徽大学共同审稿的历史名人资料中,就仍坚持“周瑜,庐江舒(今舒城县)人”一说。尤其是庐江、舒城两县,除在各自新编修的县志里,仍继续将周瑜作为本县历史名人立传收录外,并动用各种宣传媒体,各执一词公开大作“周瑜故里”的文章,借以促进地方旅游事业发展。致使广大游客和社会各界大为迷惑不解:周瑜到底籍贯哪里,属何方人氏呢?

 周瑜籍属之所以出现有庐江、舒城两县之争,盖源于后人对史志记载:“庐江舒人也”(庐江郡舒县人)的诠释不一所至。郡,古代行政区域名。《汉书·地理志》载:秦末,分九江西南地区设郡,以境内有庐江水为名,谓“庐江郡”。到汉武帝元狩二年(121年),撤消江南庐江郡,析九江西部江北地区及衡山东部地区组建新庐江郡。时“庐江郡领县十二:曰舒、曰居巢、曰龙舒……,郡治舒。”即当时的庐江郡下辖12个县,有舒县、居巢县、龙舒县……,郡的首府设在舒县(今庐江县柯坦镇陈池社区大城畈)。东汉(25—220),沿西汉旧制,舒县、龙舒县乃并存且同属庐江郡。(《安徽省志•建置沿革志》,方志出版社,1999年版.)

 有关舒县、龙舒县的历史沿革,《江南通志》载:“舒城为汉龙舒县,汉舒县为今庐江县。”(清·黄之隽等编篡,赵宏恩鉴修。全国图书馆缩微文献复制中心1992年影印本);纂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完稿于民国四年(1915)版的《辞源》中,其“舒”字注释第五目:“县名。《后汉书·光武记》‘九月围李宪于舒。’注:‘舒县,故城今庐州庐江县西’。”《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注“古舒县今之庐江。”(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1931年版);建国后第一轮新编《舒城县志》里记述:“舒城,古为舒国,别号龙舒。西汉高祖四年(前203)置龙舒县,唐开元二十三年(735)置舒城县后,一千多年来,名称延用至今,疆域基本未变。”(黄山书社1995年版)

 由上可知,汉之舒县即今庐江县,龙舒县即今舒城县,其史志资料翔实,沿革清晰,勿庸置疑。基于此,2000年再版《辞海》“周瑜”辞条亦已改为:“周瑜(175-210),字公瑾,庐江舒(今庐江县西南)人”。

 史学家郭沫若曾指出:“凡是名人胜迹,后人往往多所附会。”有关名人籍贯和胜迹地望之争,也是见怪不怪之事。周瑜毕竟是1800年前的古人,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数千年间,九州大地战乱频繁,朝代更替,疆土区域变异,其郡、州、府、县亦是时废时置,时并时析。“地名纷杂,淆混滋多,各书记载亦多互异。说者往往误一为二、误二为一,或音声偶同,率尔牵混。而地望全非或辗转传讹,群相附会而事实均误。”(《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例言)周瑜籍贯究竟是今庐江县还是舒城县,我们应本着尊重历史和实事求是的原则,通过讨论的方法予以澄清。达成共识更好,求同存异亦可。因为,他是安徽人,庐江、舒城同属安徽。周瑜作为中国历史名将、世界名人,这应是整个安徽人的骄傲。当然,如果从史学研究方面,笔者认为:《江南通志》载:“舒城为汉龙舒县,汉舒县为今庐江县。”《安徽省志•人物志》周瑜注:“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今庐江县西南)人。”是严瑾的、科学的,具有一定权威性的参考书目。

Tags:名将 历史 周瑜未 解之谜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