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 正文

那些滋润心田的记忆

字号: 2012-11-01 17:42 来源:《今日庐江》 我要评论(0)

那时候,我就在二中读书。学校离家有三十里路,我住校,两星期回家一次。校寝室,一次粗心,我的饭票和钱物被盗,所幸的是:我交给食堂的60斤米没有兑换成饭票,才得以在校事务处挂失保住。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家里,因为那时候我家里很穷,父母经不住我丢失这么多,我不是怕责骂,而是怕父母为了那些丢失的钱物而心痛,剥夺我读书的机会。

坐我前排的是一个小女生,长长的辫子,黑黑的皮肤,很文静,也很聪明。书念得很让我羡慕,有时遇到疑难我会拿她的作业对照着看,我有这权利,我是组长。

我们男生和女生几乎是不相互说话的,有话要说,都是写在小纸条上,乘人不备悄悄的递过去,她要回话也是将心思写在小纸条上,然后夹在作业里交给我“审阅”。

“我被偷了”,我第一时间给她塞了一张小纸条。她并没有回我,但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她的焦虑和同情。

我没有钱买菜吃了,她从家里带来的鲜豆就丢在教室的课桌肚里,还有咸鸭子,都是难得的佳肴,她并不带到女寝室去,我们男生都是将饭打来在教室里边吃边聊天,偶尔也分享自己的佳肴美味,女生是几乎不会的。但是她破例了,她递过来说:尝尝我的咋样?我至今记得那种油腻的冰冻的味道的确不错。她是唯一在班级和我说话的女生,虽然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却让我感动得不能忘记。

后来,我还经常在我的位子的一角捡到一角、两角菜票,揉得皱了的毛了边的,但是却没有人认账的菜票,偶尔也有五角的,可以从食堂的窗口换来一勺子荤菜,我就是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两周。但我心里知道这是她的杰作。我爱这份美好,我不愿揭穿它。

有一次晚自修,班级还有二十几个住校的学生,那时学校管理不严,常常有一些社会的渣滓混进学校闹事,就有几个年轻的流氓要带女生出去,他们凶狠的模样让在场的同学胆颤,那几个女生里也有她,但女生已经被吓傻了。在当时只有我站起来阻难,我说:“朋友,要学习,坐下来安静点,我们欢迎!要闹事请出去,我和你交手!”这时才有同学围成一团,将流氓包围,女生得以脱险。我的确是很瘦的,在当时,我的体重才九十多一点,我之所以敢,是因为我有足够的爱的动力。

这件事之后,她和我说的话不断的多,纸条也不断的多,其实后来的纸条不是为了回避,而是一种兴趣。

不到两个月,她说爸爸去世了,癌。又不到半年她说妈妈去世了,也是癌。突然之间成了没有父母的孤儿。我那时也是感到揪心的痛,我多病的父母也让我体会到穷困的艰难。我才知道她过得比我要苦得多,她的坚强和仁慈震撼着我……

不到一年光景吧,知道我父亲患病,癌。她花了五元钱买来好几盒藕粉,在当时可是稀罕物,更何况挣钱对一个没有父母的穷孩子是何其之难,我很庆幸我父亲见过她一面,并且把这么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错误的当成他未来的儿媳妇,带着这份美好和满足离开了。

我们都丢失了自己的学业,她在城里的一个玩具厂上班了,我在家务农。但我们仍然保持着书信来往,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能收到她的来信,等信,读信,成了我生活的一个规律,正是这些善意的诱导,才让我走出生活的谜团。

这些信,直到结婚之前我都保存的很好,婚后妻子总和我闹别扭,误解了这些珍珠般闪着光泽的友谊,不得已我才烧掉。

再见到她时是二十多年之后的去年的春天,我的电脑死机了,要换新的操作系统,因为是新用户很多电脑操作不熟悉,不知道死机是和系统有关,也不知道装置系统也很容易,更不知道维修要带上充电器和购物发票。

没有发票多给点钱就是了,但没有电操作系统没法装。回家拿吧,来回乡下又不是当日事,师傅让我去前台借一下可行,都是新机柜台很为难。收银的大姐站起来说:跟我来吧。看了我电脑的型号,给我拿来充电器,告诉我新机6个月内可以免费服务。我说:没带发票。她说:只要是本店买的可以的,哪能对自己卖过的东西不认账的。

我突然感到这种亲切很熟悉,这种热情很温暖。我问师傅:收银的大姐是不是姓汪,汪菊英。在确认了之后,我很感动,她还是那么稳重而热情,还是那么宽厚而朴质。生在艰难中,甜润别人心。

Tags:记忆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