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 正文

一位诗人的陨落

字号: 2012-11-05 21:20 来源:个人博客 作者:王前锋 我要评论(0)

偶理信件,见到诗人阿L八七年十月三号给我的一封信和赠我的一首诗。他因谋杀罪伏法已有好多年了,可是这封信却让我陡生感慨。

那是八七年四月,《诗刊》社在河南洛阳召开诗歌改稿会,诗刊社的朱先树先生和李小雨女士主持会议,同来的还有诗刊社的黄殿琴和陈爱仪,我和阿L不是一道来的,住的也不是一个房间,可是他却无比热情地接待着我们几位晚来的诗友。他身材茁壮,长相英俊,浑身都是朝气,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典型的美男子。我们到他的房间里去玩,他拿出一盒酒心巧克力,打开来散给我们吃。记得当时他说:“这是我们家乡东北的特产。”然后又拿出名片分散给我们,看了名片以后我才知道他是东北《诗林》的一个编辑。

他为人大气,加上性格豪爽,我们说话特别投缘,经常在他的房间里拉呱。有天晚上我因为家里有事急着要回家。而朱先树先生和诗刊社的几位同事上街去了,我没法请假,只好留了个条子。大家都劝我不要走,可是当时不走还真不行。阿L见状便主动要送我。从洛阳轴承厂招待所到火车站有很长的一段路,晚上没有交通车,阿L和轴承厂的诗人冷慰怀一道送我,他为我提着行李包,一边走一边跟我说:“你就这么走了?也太可惜 了一点。要知诗会以后,正好赶上洛阳花会,还有少林寺一日游,龙门石窟一日游……一走就玩不着了。”他语言诚恳,热情感人。

洛阳春夜的街头格外冷静,满街的牡丹正在含苞欲放。因为人在异乡,我对阿L送我的举动特别感激。因为这一点,多年来我将此一直铭记于心。不仅一直保留着他的名片,还和他保持着书信联系,后来他来信向我约稿,我写了几首诗寄过去,他很快就回了信来,我的诗发表在八八年第六期《诗林》上,但我没想到责任编辑却不是他,而是丹妮。

再后来他的诗如日中天,成了全国十大先锋诗人之一,他的诗在全国各大报刊整组整组地发出,其势锐不可当。又在报上看到他与台湾某女歌星感情投缘的事,我自然为他高兴。对他后来的犯罪,我特别特别地感到痛心,感到不可理解。直到今天,这个话题说起来还让我的心沉重如铅。

当时的《中国青年报》对此报道得特别详细。令我一直感到困惑的是:那么英气逼人且前途无量的一个诗人为什么要去杀害一个无辜的诗友?难道仅仅是为了那六千块钱?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现在重读他八七年十月三号给我的信,又似乎能看出一点什么迹象,因为信里充满凄凉和失意:

“我的过去和现在一直不好。现实与命运。我与诗。

北方的秋天来得特别早,给人一种凄凉感,叶雨纷扬,遍地寒霜,满目冰冷的风景,沉重以(已)极。

最近也很少写诗。真的,我对诗与对人生一样,渐渐淡漠。”

对这封信,当时我并不很在意它说了些什么,而现在却令我沉思不已,令人困惑的是,他对诗歌的淡漠又怎么使他后来成为全国十大先锋诗人之一的呢?成名以后他怎么又想到要去杀人的呢?难道人的思想和诗的内蕴是截然分开的吗?这之间的因果关系我实实在在是找不着联系。

我总以为,值得我们深思的绝不只是一位诗人的陨落,当然更重要的还有我们的诗歌。

Tags:诗人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