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趣闻逸事 正文

金门五诗人和枕流园

字号: 2012-12-20 10:13 来源:本网 作者:吴守春 我要评论(0)

 枕流园,系金智隐居所筑,于北郊五马山畔宋家坝,遥倚冈阜,环以小溪,构亭台楼阁馆榭,莳珍木异卉。桐城派古文学家姚鼐曾题联云:“即此是桃园,鸡犬桑麻,世外哪知魏晋;于斯名栗里,琴书花鸟,人间别有羲皇”。

“栗里”在庐山南麓、温泉北侧的虎爪崖下,相传为陶渊明的出生地。这里村舍临溪傍山,柴桑桥横跨清风溪上,桥头绿树成荫。陶渊明便在这里种豆、采菊、独饮、狂醉,写下了一首首性灵独具的清新淡雅的田园诗。姚鼐将枕流园比作“栗里”,可见,这里确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世外桃源。

金智,1750——1814,字若愚,号水村,白山镇人,祖居白石山下金沈二村,乾隆贡生,隐居不仕。先生诗尚清淡,善写松,能为指头书,著有《白石山人诗文集》等。金沈二是明初金氏自徽州迁庐始祖,时插草为标,村遂名金沈二。从金氏家乘记载中可知,金智诸先人均为耕读诗礼之家,家学源远流长,明末先祖金北柱,即有著作行世。到了清顺治康熙年间,金智的祖父金巢庵,康熙《庐江县志·选举》载:“金芝兰,字畹九,庐州府岁贡,考授训导”,光绪《庐江县志·人物·义行》载其“性孝友好施,与康熙庚寅年(1710年)岁饥赈谷五百石,甲午春(1714年)又赈谷五百石,乡人议之。”/著有集唐诗二卷,达数百首之巨,是中国集唐诗数量最多的诗人。金巢庵与桐城派鼻祖戴名世、方苞、刘大櫆等均有诗酒唱和,尤其与庐江进士、翰林院侍读学士,授编修宋衡私交甚谊,宋衡在当云南学政任乡试主考官“伊余忝王命,选士出南滇”时,曾破例延请巢庵阅卷,首开贡生阅改举人卷的先河。康熙年间庐江进士孙维祺,与巢庵过从密切,曾作《巢庵先生集唐诗序》:“余与畹九先生交有年矣。尝过山房,见牙签锦轴中有素所著述,美不胜收。披诵经旬,不能释手。回思先生之先人明季北柱公,曾著《性理纂要》、《出门诗草》诸书行世,余少时读之未敢忘。今见先生之著述中有集唐诗数百首,尤心服其含英咀华,工力悉敌,谐声选调,足被管弦,窃谓集唐诗者多矣,似此得未曾有。已而回环讽咏,复跃然曰此今诗人之诗,非唐人之诗也……”足见巢庵的集唐诗之巧夺天工天衣无缝信手拈来。兹录巢庵先生集唐诗二首。

其一为集储嗣宗、刘长卿、贯休、尚颜、冷朝阳、陈子昂、杜甫、白居易的《新年》:“何处思乡甚,春归在客先。东南西北路,一十二三年。玉律传佳节,金樽对绮筵。谁能更拘束,醉便拥抱眠”。其二为集曹唐、翁承赞、空月、王建、姚合、张()、高适、杜甫的《金宾王学博偕钱越修、方雨田、丁冠威过小斋尝桂即席赋诗依韵和之》“绕屋悠悠树影斜,读书声里是吾家。浮云中断开明月,冷露无声湿桂花”。

时有序论曰:“金氏之学萌于巢庵,挺秀于水村”。水村是巢庵的嫡孙乾隆时贡生,所谓贡生,即是科举时代挑选府、州、县生员(秀才)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清代贡生,别称“明经”。而金水村却无意仕途,隐居不仕,寓庐城多年,晚岁建“枕流园”(又名枕留园)于五马山,著有《善好轩诗草》、《白石山房诗文集》,其“喜雪诗”名句,博得当代才子袁枚的嘉评。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道:“昔韩魏公有久旱喜雨诗云‘须臾慰满三农望,收敛神功寂似无’,后真作出宰相事业也。近人庐江金水村亦有喜雪诗‘腌臢到处都遮却,缺陷于今尽补平’,何仅作一诗人墨客耶?!”

袁枚将金水村的“喜雪诗”与北宋宰相与范仲淹齐名被封为魏国公的韩琦的“久旱喜雨”诗相提并论,并言水村的诗,绝非文人墨客的吟风弄月,字里行间,透露出对乡村的情感,将来肯定前途无量平步青云,必为国家梁栋。哪知,金水村厌倦官场无意功名,大隐隐于市,到了晚年,竟回到家乡五马山建枕流园,修身养性自得其乐,并建屋数间,斋名“白石山房”。他在枕流园写有大量诗文,结集《白石山房诗文集》,现散存于《金氏家谱》、民国时陈诗所辑的《庐江诗隽》、《皖雅初集》等。其诗自然灵动,生机勃勃,多描写滨湖一带的自然景观,《登舟晚归》:“河水洋洋向北流,南风特特送行舟。钟鸣古寺推蓬望,多少斜阳在岭头。”诗里所云的河,是白石天河,“钟鸣古寺”,则是白石天河旁的明宣德九年僧守晞重建的觉海寺。他的《偶成》诗,即景生情,借柳絮的浮躁轻薄讥讽时弊,“柳絮颠狂映落晖,看他飘荡竟何归。吹嘘纵有东风力,绊着蛛丝也未飞”。他在枕流园写的杂诗,若行云流水,不着斧斤,尽显老来的闲适心态。之二:“小斋面水凿虚窗,坐卧常疑在钓。忘却利名三十载,风帆无复挂长江”。其三“闻得借一枝,微躯随处可栖迟。庄周无限逍遥意,不到逍遥哪得知”。其四“除却登舟与钓鱼,一觞一咏是闲居。前村若是梅花放,雪里方乘秃尾驴”。其九:“生平才拙幸无官,喜愠休惊一枕安。欲与渔樵为伴侣,水山能耐风雨寒。”他吟白石山的诗,更是被载入清代《庐江县志》,其一《将去白石山旧居志感》“白石磷磷碧水滨,龙湫虎洞景长春。不知我别烟霞后,谁为溪山作主人。”其二《过李氏别墅》“二十年前此地游,楼台花木径全幽。而今再到登临处,山自青青人白头。”

光绪《庐江县志·艺文·著作》载有其著作《白石诗钞》。

金水村不但善诗,还通丹青,犹喜画松,并练就了以指作笔的绝技,他的将画松心得书于古风《写松》里:“曾记舟从采石渡,翠螺峰头看松树。蜿蜒连蜷状若龙,几度留连烦仰顾。舍舟却上太白楼,泼墨摹临朝至暮。十样笺完未得神,写来徒惹苍松怒。不觉画倦复敲诗,敲残聊作南柯寤。梦中忽遇一老髯,责余诗画途皆误。君不见,诗必成家宗盛唐,否则亦趋于白傅。练字练句入题神,适性适情流雅度。题画更不比寻常,须效辋川有生趣。又不见,此松苍古近千年,精神变幻龙鳞露。俗墨那能绘其真,徒枉工夫挥毫素。不如聊天取一两枝,其余尽遣迷云雾。觉来依法是幅成,从兹不复老人遇。”

枕流园遗址位于盛桥镇宋坝自然村,五马山之侧,康熙〈庐江县志〉云“赠员外郎王晟墓在其麓”。当时的枕流园,“米囊花落绣球开,桐叶萋萋么凤来。一树芭蕉映窗展,绿笺留稿不须裁”(水村《即景》),“楼小檐低拥白云,西风吹送雨纷纷。长堤一带难为界,水色天光两不分”(水村《枕留园杂咏》)。金水村去世后,先卖给当地曹姓人家,曹家败,又卖给他姓,几经易主,后因年久失修,终在民国初年倒塌,现仅残砖断垣而已,疮痍满目,令人发思古之幽情。

相传金水村某日游白石山,偶见一老翁在山麓菜地里锄白菜,得一上联:“白石山下白发老人锄白菜”,并悬于北二村的村口(即如今的白山镇),征集下联,并言谁若对出下联,给米十担,遗憾的是,直到水村去世,那十担大米也无人领去。后来,陆续有人对出下联,其一“红砂池边红颜女子采红莲”,其二“黄稻圩内黄花少女种黄瓜”。 

水村侄金晋斋,亦负文名,受业于袁枚名下,得袁枚之题赠。为了得到袁枚的点拨,晋斋程门立雪,袁枚被其精神感动,遂收为入室弟子。《随园诗话》里,袁枚曾作“金晋斋持素册谒乞予题词”之记载:“余雅,不喜作字,偶尔为之。如书生骑马,未免欹斜。今用度门金秀才音,便到武林,谒余于五柳轩中,持素册索书再四,祗得拈毫。生,新安荫族,原居杭州,考籍庐江,迁白石山,房下临巢湖因贻之以句‘湖山襟抱烟霞趣,儒雅风流绵绣才’。”当时,袁枚名满天下,士子若能得其题赠,则身价百倍。袁枚惜墨如金,竟给他题赠“儒雅风流绵绣才”,算是极高的推介了。

金水村之孙金俊,号也樵,太学生,也是当时的著名诗人。1936年陈诗在其《冶父山志·逸事》载其爷爷金菊生在《艺菊园闲录》中云:余于道光辛丑(1841年)秋,偕…金也樵诸戚好,游山(冶父山)小住…各友赠作,附载集中……乙巳(1845年)秋,自枕流园偕樵、荷(荷生,陈诗叔祖,时在枕流园姑家读书)两弟晓发。时值农忙,仅觅小车一辆,不能周坐。因约途中即景联句,得句者乘车先,复让后。车则辘轳不停,人亦循环而息。冶父道中,狂咏争联,成诗八章,实前此未有之韵事也。如“兴来山水为诗料,人对烟云写画情。山高树插层云外,壁峭泉飞万仞中。争吟野浦诗摹眼,痛饮荒村酒到脐”之句。陈诗加了按语:“金氏枕流园,在北乡五马山畔宋家坝。”从陈菊生的闲录中,我们从侧面可以得知,清代中叶,枕流园不仅是金家的庄园,还是一所著名的塾馆,连庐城学子都到此处求学,可见其巨大的影响力。至于金也樵,不难看出,他是风流倜傥出口成章的诗人无疑。

Tags:金门 枕流园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