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趣闻逸事 正文

明兵部侍郎陈植

字号: 2012-12-20 10:14 来源:本网 作者:吴守春 我要评论(0)

 光绪《庐江县志》在论及庐民时云:“先朝如毛义守节之孝,陈侍郎卢御史之忠,为士林所景仰”。那么,陈侍郎何许人也?光绪《庐江县志》载:“陈植,南慕善乡人。元至正间中河南(备注:时江北州县属河南北行省)乡试,不仕。明洪武间,起为吏部文选司主事,历河间知府、陕西参政、河南布政、云南镇抚都御吏,建文二年(1400年),转兵部右侍郎。靖难兵至,燕兵临江(长江),植督师江上,慷慨誓师,部将有密议迎降者,植责以大义甚厉,部将都督金姓者遂加害,杀之以降(1402年),督将率众迎靖难师且邀赏燕王,文皇(建文帝)怒立诛部将,嘉植忠义,命具棺殓,遣官护丧还籍葬于白石山麓。万历间绅卢御史谦奏请予谥,并建专祠。万历四十二年(1614),奉旨谥大忠,庐特建一祠,春秋给帑,掌印官(知县)躬行致祭。”

大忠祠,即是祭祀陈植的专祠,也是陈氏宗祠,位于老县政府门前。因是皇上赐建,因而凡文武官员至此,必得下轿下马,以示恭敬。关于大忠祠,《陈氏宗谱》注其为“皇恩敕建”,并绘有“大忠祠”布局图,三进,每进五间,气势恢弘。《陈氏宗谱》还载有若干记文。一为《大忠祠碑记》,系由万历己末(1619)春赐进士及第翰林院修撰儒林郎直起居注纂修国史东宫日讲官琅琊焦宏所撰。二是《重修大忠祠宇谱牒序记》,系乾隆已卯(1759)科举人,历任浙江慈溪县知县湖北随州知州江苏苏州常州二府知府升江西督粮道胡观澜所撰。最为详尽的是康熙庐江进士、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宋衡于康熙庚辰(1700年)桂月所撰的《大忠祠陈植公序》:“敕封太子太傅大忠公讳植,字潜焦……呜呼公之气节抑何劲烈,若是耶乃说者,谓燕王不朝,十过公为之条奏,以致燕王忌公之贾祸,正在此不知条奏时也,公只知有建文不知有成皇,向非深明。夫天泽之谊,痛燕王负,固为不道,而能剀切指陈,奋身不顾,临难从容大达于烈士,徇名匹夫慕义耶。噫,公之精忠,虽古所云,昭日星者何以加焉。厥后成祖御极,悯公忠节,遣官护葬于白石山麓,表建大忠祠,二仲邑宰亲祀其间,栽在胜明……”同治十一年(1872年)壬申仲秋月《志载大忠祠》“明万历间建祀兵部侍郎陈植设,祀生一名,后知县何东风改建于县前,崇祯壬午(1642)贼毁。国朝顺治间,子孙重建,每岁春秋给币致祭,历今久远,栋宇摧折,墙壁倾颓,乾隆辛未(1751)年,炳文、绪彩、达远、云谷、三铭等统族重修。”

清雍正年间,庐江知县陈庆门撰有一文《直隶庐州府为忠臣巳褒外亲未宥恳乞》:“……成祖因自陈迎立功,成祖怒,遂立诛之,以示不臣,因奖悼植之忠义,命具衣棺殓之,谴官护丧,还葬本县北白石山麓,墓址见存,四世孙陈瑀等七人,俱无衣冠,后裔寒簿,原未见祠见祀,本县乡贤等因,又据凤阳……敕建忠臣孝子祠自今日,而其他工费之需,栎榆瓴甓之数不琐,匕书……”

上述文本,记载不一,一种是说主战派的陈植被部下投降派加害,建文帝怒斩投降派,且厚葬忠臣陈侍郎;一种是说“厥后成祖御极,悯公忠节,遣官护葬于白石山麓”。这二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我们只能立此存照了。

又光绪县志载:兵部侍郎陈植墓,在白石山东南孔家嘴,距山二里。《陈氏宗谱坟图》详载“孔家嘴墓冢图——墩,植公坟,南向,有万圣御赐碑、炉瓶供桌。碑文曰:万历十四(1586)年岁在丙戌春二月吉旦    敕赠正议大夫大司马兵部左侍郎陈公植之墓    直隶庐州府庐江县知县殷自仁立”。《陈氏宗谱》还载了一则陈植墓墓碑断裂的逸事,题为《断碑志》:“公在前朝忠心耿匕,于建皇时靖难兵起,捐躯报国,后成祖登极悯公忠义,遣官护丧还葬白石山麓孔家嘴。万历年间,万圣御碑一同,国朝康熙初被孔姓牛触断。伊举家惊骇失措,将碑整合赴告我族,情愿祭墓赔碑,及我族人至,而碑则长合,撼摇不动。若此者非公之精气锤地之灵秀而胡能若是,至今损碑之痕迹犹存。裔孙日新谨志。”

明正三品初授嘉议大夫,升授通议大夫,加授正议大夫;大司马是明代对兵部尚书的别称,陈植死后一百余年,万历皇帝把他从正三品擢升为正二品,相当于现在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

陈氏家谱的“孔家嘴墓冢图”,还给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那就是明代官方对陈植的“平反昭雪”重新评价,其实从万历初年就开始了。

地方传说,陈植当年是“顶头御葬”,七十二口棺材出门,我臆想“顶头御葬”是真,七十二口棺材出门,就有点不着边际了。至于说永乐皇帝斩了忠臣不保二主的陈植,见他的血流成一个“篡”字,感佩于他的忠臣不贰,封他家门楼五根簪子,也就是说,他家门楼能够五桁上水,从另一个侧面反映,陈植家当时是个钟鼎玉食的官宦之家,因为明代规定,什么官阶才能做什么规格的房子,否则,轻者征税,重则做牢。

八旬老人金时扣领着来到孔家嘴现在宣公寺南侧的抗旱渠边,对我说,这里原来便是陈侍郎墓,原来有几门屋大,圆形,解放后改田平坟,后又开水渠,将坟扒了。这个墩不同凡响,村人呼作圣墩,皇上赐葬的坟嘛,当然就叫圣墩了。

《庐江县志》载有顺治年间庐江知县孙弘哲,赴白石山陈植墓祭扫,赋诗一首,《望白石山吊陈大忠侍郎》:“金川尚未启,阃外自留芳。魂泣秋江月,丧归白石堂。丹心凝碧岫,正气扶天常。怅望松青处,风云护御香。”《陈氏宗谱》载有陈植同时代人、江西吉安永丰县永乐二年状元,《永乐大典》副总裁曾棨题咏的《吊忠臣少司马陈公植诗》:“北望貅貔动地来,距关司马气如雷;忠贞独却权奸幸,典礼旋垂圣主哀。龙比迹承千载盛,练黄心共一时灰;清标万古谁能识,化作钟山顶上梅。”以及明末桐城人(今枞阳县横埠镇)会经魁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奉优恤赠太子少保都察院右都御史左光斗天启年间来白石山凭吊陈植墓,题诗一首《春晚登白石山吊忠臣潜(庐)江陈公植诗》:“湖山原不计兴亡,荒冢萧条陈侍郎;断石仅留名姓字,野人只见下牛羊。身先督将劝王志,葬出文皇送国殇。河水东流朝代改,至今遗恨孝陵旁。”

《陈氏宗谱》载有明万历十二(拟误,应为万历四十二年)年九月某日题奉的“河南道监察御史臣卢谦谨题的《为乡里忠臣应谥未谥谨陈事实以补搜访之缺以襄谥典事》”。

卢谦《为侍郎陈植请谥并建专祠疏》载《庐江县志》。卢谦在陈植死后二百年,呈给万历皇帝的奏疏为陈植请谥并建专祠的理由有下:一是陈植的“挺挺大节光于日月”,潜台词是,当年建文帝因在燕王所谓的靖难之变中失踪,如若建文帝仍是皇帝,肯定早就有人替陈植言,建文帝早就对忠臣陈植谥号了。二是越经二百年,陈植墓“望柱之类犹存其墓间,忠魂寂寞”,且在某夜托梦给庐江知县马允登,“马允登受命之夜,梦有投谒者,阅其剌曰,治主,陈植相见”,此乃忠魂不死,或曰死不瞑目。三是庐江县父老至今认为陈植孝友鲠直,持身介洁,宛然古人,在元朝中举不当官为异族卖命,到了明朝,他才当官。

陈植家在南慕善乡,即今天的白山镇金沈行政村陈凹自然村。陈凹自然村,原名陈洪二村,陈洪二是陈家迁庐始迁祖,村因人名为名,后演为陈凹。陈洪二是陈植的天祖。陈洪二自何处迁庐,有二个版本,一是乾隆十五年,庐江县儒学教授松江人汤柱给陈氏家谱写的序言:“一自德安由中州庄来迁庐邑者,号汝凤名洪二郎,陈植公之四世祖也……”;二是民国三十六年《陈氏六修宗谱序》云:“陈氏迁庐而居者,旧自元以来五百有余岁矣,而吾族庐氏由婺源迁庐适同其时云,陈氏始迁之祖洪二公传四世,有大司马植公者,举于元……”

六百多年过去,故里关于陈植的故事,只是只言片语了。据陈洪二村老辈人口口相传和族谱记载,陈家来到陈洪二村,围陈洪二村村脚下的巢湖滩造田,先后凿成陈私(狮)圩和陈家小圩,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到了陈植出生时,已然成了当地的名门望族。但其时汉人被异族统治,元朝统治者对汉人进行血腥统治,每村都驻有一个鞑子,领导监督汉人言行,鞑子规定,汉人家大门闩一律朝外,以便他随时进出搜查,汉人每家都是鞑子的办公室,想到哪家,就到哪家吃住,且每家在摆放先祖灵位的香火堂放置一张床,供鞑子居住,这是对汉人的极大侮辱,鞑子们自比汉人的老祖宗,凌驾于汉人之上。鞑子还拥有对汉人老婆的初夜权,谁家儿子结婚,头三天新娘必得陪鞑子,白山镇一带经久不衰的花歌灯戏,剧中的主人公“鞑子哥”和“兰花妹子”据说就是取裁于鞑子对汉家妇女的调戏蹂躏。为怕汉人谋反,一个村庄只有一把菜刀,掌握在鞑子手里,要用的时候,到鞑子处申请。正因为他们的血腥统治,才有后来汉人同仇敌忾的“八月十五杀鞑子”。但陈洪二村的鞑子,却与汉人打成一片,不但不趾高气扬,还竭力袒护,因而,“八月十五杀鞑子”,陈洪二村人将他们村的鞑子藏了起来,才躲过一劫。相传,陈植少时,随其父读于塾馆,甚是聪慧。其父识文断句,兼乡间讼师。有一次,某乡人因妻外遇而怒杀之,入狱,家人找讼师写诉状,其父写道“情有可原,罪无可宥”,陈植见之,建议将两句颠倒成“罪无可宥,情有可原”,其父采纳,罪行果减。元代乡试名额对汉人极其有限,据说,陈植得以参加乡试,是他们村鞑子的鼎力相助。这位鞑子是看着陈植长大的,对陈植才华尤为欣赏。陈植虽然出身乡绅之家,除了读书,还得耕种,散馆即放牛牧鹅种田,但他读书过目不忘,具有出口成章的禀赋。有一次在大塘挑秧泥,一个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老夫子路过,与陈植邂逅。陈植见那老夫子峨冠博带,戏言道:“老夫子,我出一个对子,你如果能对出来,我让你过去;要是对不出来,你就赤脚下田过去。”“对对子”这可是我的看家本领,老夫子心里暗自庆兴,望着貌不惊人的陈植道:“你说吧!”陈植说:“我就以这一担泥巴为题,叫‘一担重泥拦着(子)路’。”由于方言的缘故,老夫子将其记成“一旦仲尼难子路”。这下可坏了,“仲尼”是孔夫子的字,“子路”是孔夫子的得意门生,要对出这副对子还真不容易。老夫子冥思苦想,不得其解。陈植看他一时对不上来,心想总不能真的让他赤脚下田吧。于是,便让老夫子过去了。老夫子虽然过去了,但是这件事却让他耿耿于怀。回到家里,老夫子日思夜想,始终得不到答案,郁郁而终。临死前,他嘱咐儿子将其坟墓葬在陈私圩和陈家小圩之间的黄泥河河岸边。从此,黄泥河岸边多了一座客坟,坟边的碑文上赫然刻着“一旦仲尼难子路”七个大字,以求下联。多少年后,一条从上游方向押运漕粮的官船沿黄泥河向巢湖驶运,被搁浅在这里,漕运官是位学富五车的大学究,上得岸来拜读碑文,也想不到适当的下联,正在抓耳搔腮时,忽然看到许多专等船只路过此地的纤夫,看到官船搁浅,生意来了,竟笑逐颜开,漕运官突发灵感,脱口吟道:“两岸夫子笑颜回”。联中的“夫子”是时人对纤夫的别称。

陈洪二村现在依然有半数以上村民为陈植后裔,古砖残瓦青石条、门枕石俯拾即是,陈洪二村与塘头村之间的大塘,原系陈侍郎家私塘,塘上面是陈家花园和菜圃,现遗有乱石堆砌的古井一口,传说井里藏有金水桶、金架钩一副,金鸡一窝。据陈氏后人78岁的陈圣华说,陈侍郎忠臣不保二主,为保朱元璋储立的建文帝江山万古长青,被篡位的永乐皇帝所斩,血流成一个“篡”字,永乐一看,大为感动,嘉其为忠臣义烈,后悔错斩,但木已成舟,只好命官返原籍“顶头御葬”于白石山北麓的孔家嘴,以示他的磊落胸怀,反正陈侍郎保建文帝也好,保他也罢,江山都是他朱家的。同时下诏要陈家一个子孙袭官。此时,陈家风闻朝廷哗变,江山易帜,早就风声鹤唳,当皇上诏书到时,家人不知永乐皇帝葫芦里装的是啥药,以为是诱斩,好来个斩草除根,哪敢到南京袭官,只好让一个家人冒名顶替。那家人哪是做官的料,到了南京,早吓得魂不附体,官帽戴得不正,官袍穿得不合身,永乐皇帝只好作罢,只是赏赐大量银子,以为弥补抚恤,并下了道圣旨,给陈家后代一代一个恩生,那恩生享受的待遇是:与别人打官司告状,输了拔腿就走,可以免责;赢了,地方官当然就得不折不扣执行了。

《陈氏宗谱》载有一则逸闻《车灌小圩、陈狮圩水路记》:“明洪武间大旱,植公曾借舒城秦尚书堰水,由石磷沟至三河、南河、白石山陈家沟,进黄泥河,车灌门首小圩、陈狮圩,白石山下陈家沟遗迹至今现存。”谱上记载与当地传说不谋而合,据金沈村金沈二自然村80岁的金时扣等老人述说,明代洪武年间,庐江大旱,赤地百里,庐江县向朝廷要求赈灾放粮,呈文称庐江是荒城草县。而山水相连的舒城却完全是另一种景观,舒城人好大喜功,把毛竹筒竹节打通,稻籽撒进竹筒里,那样稻秸就会长长,预兆丰收在望。面对两种截然相反的奏折,朱洪武请来朝中的家居舒城的史部尚书秦民悦和祖籍庐江的陈侍郎,询问究竟。朱元璋道:“舒庐、舒庐,自古舒庐就是一家,怎么庐江大旱,舒城风调雨顺?”秦民悦道,我们舒城“十塘九堰,大干三载不求天”,意思是说舒城人未雨绸缪,注意水利建设,博得龙颜大悦。陈植不慌不忙脱口吟出一首诗:“六月下雨分牛脊,苍蝇翅膀半边滴;舒城下了三尺雨,庐江灰尘都未湿。”潜台词是老天厚此薄彼,庐江无可奈何。朱元璋毕竟草根出身,他知道秦尚书和陈侍郎两者都没有说慌,舒城位于庐江上游,属大别山余脉,山头上水,人头上血,只要注意积蓄,就能确保农田丰收,再说,谁也不晓得哪块云头有雨,雨都下到舒城,你庐江不是干瞪眼了。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朱皇帝对秦尚书道:“爱卿,既然你们舒城有十塘九堰,大干三年都不求天,今年庐江旱灾如此严重,为何不把多余的水引到庐江,以解燃眉之急?”圣言一出,秦尚书虽心有不甘,也只能顺水推舟了。于是,有史以来最早的一条“舒庐干渠”出现了:自秦尚书家堰,至三河上游十五里石磷沟(现名神灵沟)下三河入同大镇境的小南河,过白石天河,再环白石山西北修了一条陈家沟从管嘴入黄泥河,灌溉陈洪二村前的陈狮圩和陈家小圩。那条陈家沟,因是朱元璋赐建的,虽经过别家领地,但谁也不敢阻挡,当地村民因此呼作“皇花沟”,“皇”是皇上赐挖,“花”是此沟建成,成了当地撇花水的撇洪沟。陈植的后裔78岁的陈圣华说:我们陈家老祖先有一口近千亩的陈私(狮)小圩,这口圩是我们陈家的炒米圩,说明我们陈家当时家大业大,雇用雇工之多,那年大旱,陈私圩面临绝收,陈植向舒城秦尚书家借水,因经过皇上批准,一路畅通无阻。近百里的水道,将堰水放回家,谈何容易,谁不想雁过拔毛,我们陈家沿途打锣,说沿途车到就车,放到就放,不准筑坝截留。尽管如此,水到了皇花沟,就断了,实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结果炒米圩还是没有救到,我们陈家空担了声名,沿途的老百姓,却十分感念陈侍郎给他们带来的救命水。

陈洪二自然村西北的陈家山,是陈家老坟山,古冢数座,笔者随便掘得一碑,墓主是万历年间人,青石碑手触之,闻之,清香扑鼻,陈家后人命其为“香碑”。陈家山葬有陈植母亲之墓,上有鼠树枯桩,陈家后人年年祭扫,昔古碑不存。

关于陈侍郎的以身殉国,民间传说耐人寻味:陈洪二来到陈洪二村,其村是飞雁地,地边即是巢湖滩,因此,整个村落便成了飞雁投湖地,那湖,便是焦湖,亦即巢湖,潜是庐江古称“潜川”的简称,故陈植字潜焦,意思是庐江滨临巢湖边的人氏。那地倒是宗好地,大雁高飞飞黄腾达嘛,不过,陈植如日中天之时,恰逢燕王朱棣谋反篡位,终使他折戟沉沙,村民说是陈家沿对面巢湖湖岸的管家嘴筑了陈狮圩之故。那管家嘴是一支箭,直指陈家居住的飞雁投湖地,自从有了陈狮圩圩埂这把弯弓,弓一用力,箭便射了出去,正中了飞雁的咽喉,大雁只能是一命鸣呼了。

Tags:兵部侍郎 陈植

责任编辑:左从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