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 正文

致父亲 (组诗)

字号: 2014-10-15 11:02 来源:本网 作者:贞子 我要评论(0)

致父亲(组诗)

贞子

(父亲赵宗元,生于1937年十月十九,卒于2014年五月初八。作者注)


父与子

风中雨中,父亲一路走来

他身后泥泞的脚印

到处溢满彩虹

在那里,儿子与他并肩而立

 

总是打量着经营的土地

算计着粮食,和它的汁

眼瞅着儿子一天天长大

父亲清楚,成长的庄稼身体和思想都需要滋养

 

直到有一天,他儿子的儿子捧着一本书

来到茂密的丛林中和昆虫一起朗诵

父亲才感到有些累了。他坐下来成为一棵树

抽出枝桠和叶片,庇护着一群健康的儿孙

 

可是时间比他的意志更加坚定

夜幕说降临就降临了,让人来不及收拾心情

儿子在远方为他举起一盏灯

明晃晃的月亮下,孤单的父亲丢失了他的光线和影子

 

……在有限的空间里,父亲和儿子

不过是彼此互换的梦

父亲被沉重的爱所拖累,梦境越陷越深

而儿子还会醒来。在露珠中说出父亲临终前咽下的最后一句话

 

想起父亲

想起父亲的时候

他就浮现在海洋一样

深邃的镜子里。他面对着我

用微笑点亮玻璃

还有不时泛起的细碎的波浪

以及许多鸟群和鱼阵脊背上的月亮

 

和父亲对视

瞬间,我的躯体泛滥

就像海面上漂流的一截沉默的木头

 

而命运却始终把我安顿在父亲的身边

我总是朝向他目光投掷的方向

奔走。没有目标,甚至失去记忆

他总是在对岸的房子里

等待我推那扇门。为我打开黑暗

 

想起父亲。想……

直到把父亲想成一张泛黄的照片。镜中风起云涌

大海干枯。沙粒疼痛。何时

我面颊的泪水已被风干

 

棉花上端坐的父亲

1

没有任何东西

可以阻止一朵棉花的盛开

它斜插在原野上。在父亲的手边

地球小得仿佛轻轻一拍就可以迅速升到半空

2

你这锦葵类植物。自打落入田垅

种子在黑暗中睁开的

眸子开始一直钉住那个单薄的身影不放

泥土的眼圈向四周激荡开去

父亲注定要沦陷在花事的漩涡中无法脱身

3

充沛的雨水。肆意的狂风

这些都让父亲揪心

他经常在梦中紧紧攥住一枚坠向深渊的破败棉铃,“不”,放

4

许多混在果枝中的叶枝

认识父亲。只有他

能够准确地把特务从队伍中清理出来

紧接着剪子忙碌着

这么多凌乱的光,坚硬的光

田野纯洁。革命恢复了它原本的秩序

5

从下往上。由内向外。棉花一朵接一朵洇开

田埂上*父亲苍白的脸挤出绚烂的紫色

6

老枝,和多余的花蕾

是堵在父亲心脏里致命的利器

就连通体透明的天使

也无法将其从血管中剔除

但我的父亲从没有停止过劳作

他用尽最后的气力

去疏通花蕾通风透光的条件,勤勉地改善着子女们的生活

7

那花器中燃烧的,是一朵棉花,还是父亲坎坷漫长的一生

8

棉铃吐絮是不因人们意志而改变的

拥挤的飞白

我认识的棉花形态:

物质的。虚构的。形而上的

——他们都振臂擎举起义的花冠

我奇怪自己至今都弄不明白

领袖们发起的每一场战争

最终都在一朵施过魔法的完全花前泯灭恩仇?

但是花萼基部的几些血渍,透露出父亲永不示人的秘密

9

春天的雪在下。夏天的雪在下。秋天的雪在下。冬天的雪在下……

无边无际的茫茫雪地上

越来越模糊的

是父亲渐去渐远的背影

季节转换。时光轮回

我面对月亮怀抱一场又一场大雪

仿佛怀抱我父亲收获的棉花:博大、体贴、温暖

10

花粉&

花瓣&

花冠&

花蕊&

在棉花上端坐的父亲

比花期短暂。却比星河的浪花更久远

11

父亲。现在,不管你身在何处

岁月的枝条上都肯定有一朵肥硕怒放的棉花

独对虚空

等待一双熟悉的大手采撷

 

Tags:组诗 致父亲

责任编辑:张娇娜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