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 正文

父亲渐渐老去

字号: 2015-01-04 09:45 来源:城西小学 作者: 吴小萍 我要评论(0)

父亲老了许多,头发更稀疏了,两鬓更斑白了。他常坐在椅子上就打起了瞌睡。

几年前,父亲说,我老了,要去农村过些养鸡养鸭的日子,顺便种些菜,养些花,你们周末过来带些农产品回城。于是,不久后,他真的回到了农村,过起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独居生活。常一个人坐在炉火旁,吹着烟,与月对酒,与影做伴。我们也是好几个周末,才抽空回去一次。偌大的村庄,稀稀拉拉住着几家人,而父亲的屋前房后,多少天也不见一个人影。其实,我们知道,父亲太寂寞了。他的话更少了,酒喝得更多了。而且,常对着屋外的竹林发呆。

我们做父亲思想工作很久,才终于将他接回了城里。

父亲不爱牌,也不爱棋。只要给他几本书,几张报,便足够。这样过于安静的爱好,无疑很难找到几个谈心的老友,他似乎依然很忧郁。父亲想要什么?我们多想知道。

不久后,父亲电话告诉我,他要上班了。话里充满着喜悦。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他这样愉悦的笑声,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父亲的工作,是小区的门卫。

常路过他的小区,都能看到他坐在门卫室里,戴着老花镜,用笔记录着什么,后来才知,是记录车辆何时进出。其实,门卫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每天上“三班倒”的班,每次班八小时。尤其冬天,一个人坐在传达室,孤独倒罢,冷是关键,冻坏了身体可得不偿失。可父亲坚持说自己行。终究拗不过父亲的固执,也就随了他。

年底了,小区里常有盗贼出没,父亲的职责更加剧了,夜里八小时至少要在小区里巡逻四小时。我们很是心疼,这样下去岂不冻坏身体?父亲说,他能行,一周换一次班,遇到白天班是很舒服的,小夜班到夜里十一点下班,回去正好睡觉,稍苦点的是大夜班,从夜里十一点到早晨七点,但也只是三星期才有一周,忍忍就过来了。尽管我们都说,不在乎那点工资,要不我们做儿女的给你,可他说那不一样,你们给的是你们的心意。可是,毕竟自己还不太老,闲着也是闲着,有个事做,生活充实些,心里也踏实些。

夜里,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如果我们老了,能干些什么。之前我似乎一直没考虑过,直到我的父亲母亲,渐渐老去,我才想到这个问题。是否都可以像美国的塔莎·杜朵那样优雅地老去——在广阔的土地上,过上种花种菜,喂鸡养羊,织布作画的田园生活。我的父亲尝试了。可是,乡间那过于孤独的寂寞生活,差点让他变成了痴呆。

有时,我与朋友们说起我们未来的老年,朋友说,要不,我们开一家养老院吧,等我们老去,一起听花开花落,赏日出日落。我们都笑了。可是,谁又知道未来呢?

如今,父亲似乎快乐了许多,每天认真地记录着来往的车辆,与业主招呼,给轿车开门,他那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但,皱纹却更多了。我知道,他很累,很累……

Tags:父亲

责任编辑:张娇娜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