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视频- 人文- 教育- 房产- 家居- 旅游- 养生- 专题- 搜索|
Rss
首页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 正文

留住乡愁(组诗)

字号: 2015-11-03 16:24 作者:贞子 我要评论(0)

故园

 

我出发时的咚咚心跳,在多年以后回乡之际

才能够听见它清晰的回声吗

一个渴求完美的开始

必定有—个不完美的结束

现在,我梦中反复出现过的故园

就闪耀在那里

仿佛只有一步之遥

距离近得使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人怀疑它是真实的

如同没有人怀疑天地间充满的这场大雪

一扇木门启开了。干燥的气息迎面扑过来

你在檀树的枝柯触摸到一块小小的薄冰

古朴的建筑顷刻匍匐下去

故园的高度是你不曾预料过的

却正好与你的虚弱形成鲜明的对称

我剧烈的晕眩还将持续多久

永远不会有与心灵无关的遭遇

仿佛前世有约。你只能是故园一粒废弃的沙子

没有—双手把你砌进它的砖缝里

你一生注定的漂泊

在这一瞬间鲠在你的喉咙

当你回过头

才发现所有的道路突然消逝。故园

是你的宿命,也是你青春的沼泽地

那是谁,乘坐正午黑色的马车

在日落时分抵达故园

三几只寓言的轮子在你的身边转动着

你一个伸出手,它又显得那么虚假

肯定没有一阵风,不把事物推向衰落

也没有一具美女的骷髅

把初恋的吻送还到你的唇边

你无力左右世界。可世界在一刻不停地改变着你

一群乌鸦环绕着故园的屋宇飞翔

投下的阴影散落在你的脚下

但是,你并不适合穿着它走路

你躯体内的石头愈加沉重起来……

我出发时的咚咚心跳,在亡灵归家的途中

谁在遗弃的岩石中找打开它的回声

故园只是一个展开的过程

有人在星光刺痛睡眠之后幡然醒悟

悬铃木

事物削减了自身的表象

却有意地加强了它隐蔽的另一些特征

时常会使人犹疑不定。我不知道如此是接近

还是远离了事物的本质

悬铃木出现使我又一次回过头

重新注视音乐打开的散布在空中的耳朵

在乡下它们是绿色的

概念的细微变化,有时会被诗意地忽略掉

也许在树林中它仅仅是一棵生长的树

而它脱下了岩石和草地,也不在松鼠畏惧的眼睛里

现在,它是一柄无数铃铛的木头

在凌乱的枝柯后面,肯定有一双强有力的手从来未让人发现过

跟睿智的哲学家是何等的相似

我记住了他许多奇怪的念头

但是很快遗忘了他一闪而逝的身影。沉湎于一本书中

就是徘徊在已逝朝代的天空下,最终消失的会是我们自己

那些远远惊开的鸟儿是沉默的

那些在梦中放声歌唱的果核让甜蜜的水缠住不放

曾经在这里走村串户的做小买卖的摇铃人

你可记得他面对手边一团铁锈的茫然无措的神情

有一棵悬铃木,三几棵悬铃木,或者一排悬铃木

在经过时候我无法回避

我陆陆续续地收拾着心灵枝条上焚烧的花朵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在纸上奋力摇动的不再是词语小小的空壳

热爱

我热爱的春天鲜花绽开

火一样的花园。盛大的节日

向阳的山坡芳草萋萋

背阴的角落里还残存着丝许积雪

我热爱的春天沟池满溢

高高的堤坝上,飘荡着陪伴我一生的好女子

她有一个姑娘的怀春,俩个女人的幸福和仇恨

此时把从全世界收集来的镜子急急运往垃圾处理场

我热爱的春天土地肥沃

一边在沉睡,一边等待开垦

半明半寐是张驰间一种平衡的状态

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地主,他珍惜属于他的每一寸责任田

我热爱的春天百鸟归林

树下的劳作,枝梢上的暖巢

没有一只鸟满足一片哪怕是无边的森林

所有的鸟都为了把子女送到比目光更远的远方

我热爱的春天说来就来了

使我有些吃惊、畏惧和倦意

美好的一切都从梦中移过来了,就在我们身边

我在梳理伤感羽毛的同时,也在品味着内心的蜜

冬天的诗

草丛中的红翅鸟

溅到树上

变成果实的时候

被一种香气持久地缠绕

这时候我走过冬天

大雪还没有降临的迹象

而我已经悬在空中

谁看见我的熄灭

或闪光

许多落叶和蝴蝶的残骸

正在植物的根部腐烂

它将进入一个人的梦中

产生更多碧绿的叶子

和形体斑斓的蝴蝶

在他的午夜窗口乱飞。我突然陷入惊喜和紧张

我是一位让内心的石头

释放出滚滚雷声的巫师

但是一阵北风

将水池中的冰块剧烈地搓响。有人停下手边的淘金动作

黄金依旧在头脑里

如一颗彗星尽情地焚烧

可他的双脚却在沙堆中越陷越深

在冬天,我疲于想象,也无法抵达远方

除了受伤的灵魂

和过于奢侈的愿望

雪地

在一场白茫茫的大雪中

我无法望见草丛深处的黑暗。在那里

三两只冻僵的黑鸟仿佛几团晕开的墨迹

而分开月光的脚印不过是些模糊的幻影

 

我曾经是芒鞋的主人,还是它的奴仆

我是否在我之前一直穿着它走路

现在万物都显得飘忽不定

并且散发出迷宫和腐朽的气息

 

在我的眼睛里反复出现的怪客

跟在我内心的沙漠中

焦急地寻找水源的人肯定是同一个。我发现不断打转的骆驼

和它背影里排列的回旋的星座

 

我想象着雪地可能是天堂的一种模式

不断地穿过花园的寂静和雪光

然后通过我去呼吸、说话和思索的人

是长着一对美丽翅膀的天使的模式

 

我已经遗忘了我是谁。我不在这里

却又在什么地方忍受寒流的侵袭

也许我置身其中的是一座寻找已久的家园

可史前的风又将我的骨头轻轻吹散

 

倘若我能够返回到这个冬日

返回到晚钟敲黑的屋宇和雪中可感的痛苦——

在小小的冰块中推动汹涌的波澜

在寒冷的雪地里走出一个碧绿的躯体

 

我将在隐晦的词语中敲打出明亮的欢乐

让黎明释放大地。让霞光进入血

我是一个,或者无数个

在同一首诗中说出命运不同的秘密

 

但是没有一扇门向我敞开

也没用一条道路从经年的积雪中裸露出来

我只是死者的尘土。是悬挂在乌云中一只空空的蚌壳

它会不会在另一个人的梦中弄出更加巨大的漩涡

 

Tags:组诗 乡愁

责任编辑:季青青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